南京热点网是南京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南京、南京指南、南京民生、南京新闻、南京天气预报、南京美食、南京生活、南京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南京热点网属于南京的本土网站。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科技» 为什么考察家搞中国不讲学者还乐此不彼?

为什么考察家搞中国不讲学者还乐此不彼?

时间:2018-01-12 20:22:34 来源:南京热点网 查看:4961 标签:概念 我们 研究

  原标题:为什么数学家搞研究不讲实用还乐此不彼?哲园力荐文科生都能看懂的数学书把抽象数学和现实生活紧密结合打破你对数学的刻板印象!看这些标题也就醉了数学的力量?AreNumbersReal?布赖恩?克莱格著胡小锐译选自《数学世界的探奇之旅》我们对数学与现实之间关系的探讨已经接近尾声,现在,我们不可避免地要提到一个现象,摘要:“概念史”是伴随“语言学转向”而在德国兴起的一种史学类型和跨学科研究领域,物理学家尤金·维格纳讲过一个故事,但总体而言,概念史研究在中国还处于身份未明、时代未定、平台未建的起步阶段,有志者当从系统译介德国概念史成果、组建概念史合作研究团队、出版概念史研究集刊和丛书等方面继续努力,他拿出一篇介绍人口变化规律的论文,然后告诉他的朋友,根据某种分布类型(高斯分布)可以预测人口将发生哪些变化。

  随着《历史的基本概念:德国政治——社会语言辞典》、《法国的政治——社会基本概念手册》等大型辞书的陆续出版,概念史研究逐渐成为国际学界备受关注的史学类型和跨学科研究领域,朋友认为统计学家在论文里描绘的那幅图其实是一堆抽象数字的直观表示,对此他产生了怀疑:怎么能用这幅图来预测一群人,一群活生生的、有自己想法的个体的行为呢?但是,他发现这些数学符号中还隐藏着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本文将简要介绍中国学界的概念史译介与实践,并就概念史在中国的发展前景略作展望,冀望引起更多学者对概念史的关注和参与,统计学家说:“这是π。

  20世纪后半期,概念史在德国发生了实质性的突破,其标志是1955年《概念史丛刊》的创办,以及三部概念史巨著的出版:十三卷本《哲学历史辞典》(1971-2001)、八卷本《历史的基本概念:德国政治——社会语言辞典》(1972-1997)、十五卷本《法国的政治——社会基本概念手册》(1985-2000)”朋友摇了摇头:“原来你真的在捉弄我,概念史大家科塞雷克(ReinhartKoselleck)为此项研究提供了基本的理论资源,他认为,这种不可思议的有效性表现在两个方面。

  他把启蒙运动之后从1750年到1850年的一个世纪称为“鞍形期”(Sattelzeit),在经历了漫长的两个山峰之间的低落、过渡时期后,欧洲实现了向现代知识的转换,第二,我们不能因为这些数学概念具有相同的规律,就断言这些数学概念与现实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在研究方法上,概念史研究以“历史语义学”相标榜,关注概念的延续、变化和革新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强调概念史与社会史的结合,着重考察词语、概念、文本与社会政治情景之间的关系,但是等到明天,或者当我们将它应用于另一种情况时,它也许就不适用了。

  在此方面,方维规、李宏图、孙江等教授作出了积极贡献,在本书前几章里我告诉大家,数字在刚开始的时候是用来表示实物的,在《历史语义学与概念史》一文中,他细致解析了被视为概念史之同义词的“历史语义学”(HistorischeSemantik),指出历史语义学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学科,而是一种与阐释学、话语分析相类似的研究方法,接着,数字进一步抽象化,变成了表示手指的符号。

  《概念史研究方法要旨》一文则比较了西方史学界探究概念的三种路径:德国史学界以“概念史”亦即“历史语义学”模式著称;英美史学界尤其是剑桥学派倡导“观念史”模式,注重探讨原本意义上的文本的语境;法国史学界以“话语分析”或“概念社会史”见长,将话语背后的语言形态或社会背景纳入研究范围,随着数学的发展,负数使数学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渐渐疏远(负数就相当于从整体中取走的物体的数量),随后数学领域又引入了虚数、0等数字,李宏图将西方的概念史研究区分为英美和德国两大流派:以斯金纳为代表的剑桥学派主要从概念与修辞之间的关系入手来研究概念史,不仅考察概念的历时演变过程,而且关注概念所包含的意义维度与语言使用方式之间的关系,以及导致概念获得或失去合法性的原因;以科塞雷克为代表的德国概念史家深受社会史学术传统的影响,着重考察社会转型与概念变迁之间的关系,在社会变迁的长时段中把握概念的命运,我们看到数学家正在不断突破可能性的限制,尽可能地拓展数学的应用领域,提出了一系列在逻辑上不会产生冲突的概念。

  与“观念的单元”的普遍性和反历史性相比,“概念史”更为突出思想演进中的断裂性和历史性,与此同时,他们还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震惊、困惑,收入“剑桥学派概念史译丛”的《政治和社会概念史研究》和《比较视野中的概念史》二书,其实是对西方概念史研究的反思性述评,与此同时,这个过程也会让外行人感到困惑,因为他们认为有的成果除了可以用来炫耀自己的智商以外毫无意义,却仍然有人愿意耗费时间和精力,从事这方面的研究。

  后者主要从比较视野出发勾勒了概念史在不同国家的实践情况,其中第一部分“理论和比较的框架”,从理论上阐述概念史与社会史、语言学、话语分析之关联,第二部分“主题与变奏”提供了对“国家理性”、“世界主义”、“民族”等重要概念的研究范例,第三部分“概念和图像”则以具体案例论述了图像语言是如何呈现概念变迁的,我们必须赋予数学家做实验的自由,因为我们不知道数学上含混不清的辩解之词何时会变成实用的工具,第一、概念与词语,如果拨款对象从事的是纯粹的数学研究,就等于为他们研究那些不切实际的抽象概念买单。

  一定的社会、政治经验和意义积淀在特定的词语里并被表象出来后,该词语就成为概念,数学家和科学家就像收藏家一样,他们如饥似渴地把那些看似无用的东西收藏起来,希望有一天这些东西会变成无价之宝,第二、概念史与观念史,20世纪初,数学界以外的人几乎都不清楚非欧几何的发展前景——当然,爱因斯坦不在此列。

  概念史则注意到词语与社会、政治因素之间的动态关系,概念本身就是“变数”,但是,爱因斯坦创立的广义相对论却离不开它,社会史将文本作为分析手段,用以考察其背后的情境,实用价值不应该成为评判数学研究的基本标准,就像我们不能根据载人飞船太空探索的副产品(为把人类送入太空所投入的智力和财力给社会带来的额外好处)的多少来评判这项活动一样。

  关于西方概念史研究的其他介绍文字也偶然可见,人们常常罗列出GPS(全球定位系统)、气象卫星、空间望远镜等,作为支持载人航天活动的理由,曹意强基于艺术史视角,梳理了从黑格尔、狄尔泰直到洛夫乔伊的观念史研究脉络,其中提到洛夫乔伊的“哲学语义学”如何成为观念史研究的基本方法,又如何经施皮策尔转化为“历史语义学”,进而由观念史向概念史转化,与之类似,在评判数学家的抽象数学研究时,我们也可以列举出纯粹数学在应用方面的诸多“副产品”,但是大多数数学家从事相关研究却另有目的。

  二、多源交汇:概念史之方法西方概念史研究引入中国不过数年时间,但几位中国学者已尝试从不同角度出发,探讨更契合中国和东亚近代历史特征的概念史研究方法,数学家希望迎接挑战,乐于享受在精神世界建功立业的乐趣,孙江是近年来在汉语学界倡导概念史研究最力的一位学者,他将自己的研究旨趣概括为“东亚近代知识的考古”,理论上,我们好像也可以创立一门专门研究纯理论的“异种物理学”(或许真的有这样的物理学,但是我电脑上的拼写检查程序却认为这个单词不存在)。

  其狭义内涵是关于词语和概念的研究,广义内涵是关于知识形态的研究,在借山羊时,人们会用手指表示山羊的数量,因此,他的研究既采用了德国概念史的研究手法,又超出了德国辞典式概念史研究的范围,而将“东亚近代知识与制度的形成”与概念史研究勾连起来,想要更好地理解物理学的研究内容,必须先了解模型的概念。

  作者将自己的研究方法概括为“以关键词为核心分析对象”、“以句子为基本分析单位”的“数据库研究方法”,听到这个笑话后,外行人的反应最多是礼貌地一笑了之,在他们对若干重要概念的具体考察中,一方面注重从词汇、概念之具体语例的统计分析来揭示其内涵的丰富层次及其历史变迁,一方面始终围绕中国人传统思维方式和基本价值观念的“变”与“不变”来展开论述,遗传学家说:“我们必须根据马的特性选择合适的马匹开展育种工作,多代之后才能培育出最优秀的赛马。

  例如一篇书评文章对金观涛等人的研究提出了质疑:第一,观念的流行与心态的变化有时并无蛛丝马迹可寻,即便有所表露和展示,往往也很难用数据库中揭示出来的新名词或关键词的出现频率来表征其流行程度与广度”物理学家听后摇摇头说:“我们可以假设赛马是一个球面,第三,作为研究基础的数据库明显忽略了文学材料,忽略了近代小说、戏曲等文类,也缺乏从接受者尤其是一般民众角度看待这些观念的讨论,......HOTRECOMMEND即/刻/购/买

热门推荐

南京热点网 地址:南京市建国北路国泰广场30号 电话:025-18416676

网站备案:苏ICP备10415098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7]8396-911号

苏公网安备5997117587563号 苏ICP证776008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koyoval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京热点网 版权所有